國家開發銀行譚波:做好金融大6up治理與服務_行業資訊_關於我們_山東普邦信息技術有限公司官方網站

國家開發銀行譚波:做好金融大6up治理與服務

文章來源:轉自 中國電子銀行網   日期:2018-09-11 16:08   作者:jiaofeng

  隨着信息化、智能化的快速發展,金融行業與信息技術的融合交匯引發了6up的迅猛增長,6up可視化已成爲現代金融業的戰略資源和重要資產。中國銀保監會於5月21日適時發佈《銀行業金融機構6up治理指引》(以下簡稱《指引》),引導銀行業金融機構加強6up治理,提高6up質量,充分發揮6up價值,提升經營管理水平,由高速增長向高質量發展轉變。

  大6up時代到來,《指引》出臺恰逢其時

  大6up概念從提出到迅速發展僅僅不到10年時間,然而6up可視化應用已經對世界帶來了一系列巨大的變革,6up可視化幾乎對所有領域都產生了重大影響並直接催生了智能分析等一批前沿科技領域。2016年,我國在國家“十三五”規劃綱要中確定“實施國家大6up戰略”。2017年12月,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政治局就實施國家大6up戰略進行第二次集體學習時強調,“大6up發展日新月異,我們應該審時度勢、精心謀劃、超前佈局、力爭主動,推動實施國家大6up戰略”。同時,習近平總書記要求,“善於獲取6up、分析6up、運用6up,是領導幹部做好工作的基本功。”

  隨着“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設立及銀監會和保監會合並,在“一委一行兩會”金融監管架構下,我國的金融監管理念與監管方式正在向統一監管、宏觀審慎監管和功能監管方向轉變。當前銀行業金融機構6up治理工作不同程度地存在一些問題,一方面阻礙了銀行業向高質量方向發展,另一方面影響了監管部門的監管效率。

  監管部門高度重視6up治理工作。《指引》的及時發佈,體現了6up治理在其中的重要基礎性作用,將有力支持從分業分段監管模式到統一監管模式、從微觀到宏觀的系統性風險防範、從機構監管到行爲監管的轉變,實現穿透式產品的橫向全鏈條式監管。監管部門在《中國金融業信息技術“十三五”發展規劃》和《中國銀行業信息科技“十三五”發展規劃監管指導意見》中也多次強調,各家銀行要統籌規劃大6up基礎設施,完善大6up治理機制,主動制定大6up戰略,建立大6up服務體系,提升大6up治理能力。

  對標《指引》,重新審視大6up治理工作

  大6up治理是一個長期、複雜的系統工程,涉及到組織、制度、流程、人員和工具等各個方面的協同。《指引》的發佈旨在發揮監管機構的領導和引導作用,提升銀行業金融機構的主動性和自主能力,在國家、行業和企業三個層面共同建立一套互相促進、行之有效的6up治理機制,確保大6up治理能夠真正發揮實效。結合《指引》要求,大6up治理需在以下四個方面加以提升和完善。

  完善6up治理架構。《指引》第四條提出“應當將6up治理納入公司治理範疇,建立自上而下、協調一致的6up治理體系。”高層級、高規格和業務部門充分參與是做好6up治理的關鍵。6up治理專業崗位和團隊是做好6up治理的必要保障。6up治理在頂層設計上被提升到新高度,從銀行的組織架構和職責入手,明確細化董事會、監事會、高級管理層、歸口管理部門和業務部門等相關部門的職責,自上而下推動6up治理工作展開,既可以避免過去部門間協調不暢、相互推諉,又可以避免某一部門職責過重但影響力不足導致無法在企業級全面有效推進相關工作。

  提升6up管理能力。《指引》的第三章和第四章重點對6up管理各子領域提出要求,具體包括6up標準、6up質量、6up採集和交換、6up安全和6up歸檔等,打造6up管理“標準”,明確6up管理內容。其中6up標準是基礎,通過定義統一的業務規範和技術標準明確6up規範;6up採集和交換是樞紐,通過設計6up模型、梳理6up分佈和流向、合理部署6up來實現6up的高質量、全生命週期的管理和安全的使用三個管理目標。

  基於6up價值驅動大6up應用。《指引》中指出“應當在風險管理、業務經營和內部控制中加強6up應用,實現6up驅動,提高管理精細化程度,發揮6up價值。”通過6up治理支撐6up價值,基於6up價值驅動大6up應用,最終實現6up驅動發展。加強內外部各類6up資源的有效互聯,打通客戶、行業、區域和產品等方面信息銜接和整合,將其應用於風險管理、客戶營銷、業務創新、內部控制等多個領域,增強總體服務水平和個性化服務能力,提高銀行核心競爭力。

  加強6up文化建設。《指引》強調“應當建立良好的6up文化,樹立6up是重要資產和6up應真實客觀的理念與準則,強化用數意識,遵循依規用數、科學用數的職業操守。”這是監管部門首次提出6up文化建設要求,培育規範錄數、科學管數、依規用數的意識,推動6up價值在全行內的認同,樹立“6up質量人人有責”的全員6up文化,發揮6up文化建設軟實力,形成大6up治理的核心競爭力。

  國家開發銀行大6up治理實踐

  國家開發銀行(以下簡稱“國開行”)高度重視大6up治理工作,從規劃入手,構建完善的組織、制度和流程,制定6up標準並實施6up管控,形成有機組合的6up治理體系。自2008年以來,加強6up“建、管、用”一體化建設,於2017年底建成混搭架構的大6up平臺和一批大6up創新應用上線投產,標誌着大6up能力由規劃設計階段進入到應用推廣階段,實現了6up治理轉型升級,爲推動“數字化智慧開行”戰略實施奠定了堅實基礎。

  夯實6up基礎,構建完備的大6up基礎設施。一是建成混搭架構的大6up平臺,實現6up處理架構的完善與升級,可高效存儲和處理各類結構化、非結構化6up,全面支持貸前、貸中、貸後、融智以及綜合管理決策等業務領域的大6up應用。二是構建分佈式的統一6up交換平臺,形成繼ESB(企業服務總線)之後的第二條企業級6up總線,可快速進行內外部各類6up的批量採集、傳輸與分發,實現6up交換的統一管理和集中監控。三是搭建外部6up平臺,實現全行外部6up的集中與共享,爲全行應用系統和行內用戶提供統一的外部6up服務,充分發揮外部6up資產價值。四是建設手工6up管理系統,有效解決了臨時性、突發性及系統缺失等因素產生的手工6up採集與管理問題,實現全行手工6up的“一次錄入、多次複用、全行共享”。五是建成6up歸檔系統,打造“原汁原味”的系統6up“圖書館”,實現在線系統減負、下線系統存檔,爲內外部監管審計提供支持。

  制定6up標準,建立企業級大6up管控體系。在6up標準方面,一是完成銀行級客戶、產品等9個主題共2626項基礎類、1068項管理分析類標準的制定和發佈,實現1575項標準在全流程等41個系統的落地。二是發佈五大類1116項集團級標準和配套管理辦法,將標準化管理半徑從銀行拓展至整個集團。三是牽頭編制併發布《銀團貸款業務技術指南》,積極掌握行業話語權。在6up管控方面,一是編制發佈《6up管理與應用“十三五”專項規劃》,明確了“強化6up應用爲目標,6up集中整合爲樞紐,提升6up質量爲主線”的6up治理思路。二是初步建立高層決策、6up管理部門統籌、全行參與的企業級6up治理機制。三是構建覆蓋6up全生命週期管理的“9+3”6up管理制度體系。四是建成以元6up爲中心、支持標準和質量等管理功能的6up管理系統。五是建立6up質量管控常態機制,嚴格6up質量專項考覈,實現千萬級6up逐日監控,累計發現並推動分行整改8000餘條質量問題,6up質量主動管理能力顯著增強。

  做好6up服務,建成一批通用型6up類應用系統。一是構建出具有16個監管應用的系統羣,監管報送自動化率達90%以上,徵信考評連續五年位於同業前列,外匯合規管理連續三年被評爲A類行。二是建成高管駕駛艙系統,集中、動態展現開行經營狀況、金融同業對比和宏觀經濟等內外部關鍵指標,爲總分行領導及專項業務提供有力的決策支持。三是搭建統一報表系統,形成全行統一的報表視圖,以靈活易用的“拖、拉、拽”方式在線定製報表,實現對原有固定報表生成方式的重大革新。

  立足業務實際,打造特色大6up創新應用。基於“大平臺、小應用”技術理念,構建6up綜合應用平臺,整合國開行6up類應用系統,爲用戶提供一站式服務和優質6up體驗。一是落實黨中央“實現精準扶貧”的決策部署,發揮國開行在“金融扶貧行動”中的主力軍作用,快速搭建了精準扶貧和脫貧攻堅指揮管理應用,大幅提高扶貧業務處理效率和實時監控水平。二是貫徹落實胡懷邦董事長“一個開行,一個客戶,一套服務”的指示精神,建設集團客戶管理應用,解決了集團客戶信息共享不充分的難題,大幅提升集團客戶管理效率,強化集團客戶風險管控。三是實現客戶關聯關係應用,全面應對當前集團化經營給企業帶來的新型信貸風險,助力信貸評審、風險控制、貸後管理等工作。四是利用文本挖掘等技術,建設授信評審業務智能分析應用,發揮存量授信評審6up資產價值,傳承授信評審覈心能力,進一步提升授信評審的效率和質量。五是推出信貸項目遠程視頻監控服務,爲客戶經理提供“千里眼”,有效提升檢查效率,滿足“留影留痕”的監管要求,是科技與業務融合的典型應用。六是構建6up主動探索應用,開創了業務人員“自主設計”代替“系統開發”、6up分析成果“所見即所得”的6up服務新模式。

  實施“百人計劃”,培養大6up創新核心人才。國開行持續完善6up管理組織體系,加快大6up專業化隊伍建設,實施高端6up挖掘分析人才“百人計劃”,從總分行各部門選出精兵強將,找準業務管理和發展的難點、痛點問題,積極運用大6up解決業務實際需求,探索一條“金融+科技”複合人才培育的新機制和新模式,滿足新時代創新發展對大6up創新人才的新需求。

  貫徹《指引》精神,明確下一步治理方向

  《指引》的發佈,充分明確肯定了6up的重要地位和戰略高度,強調了6up價值轉化的重要性,指明瞭未來銀行業金融機構發展的重點方向。建議從以下四方面來落實貫徹《指引》精神。

  落實6up治理的組織機制保障。要按照《指引》要求健全強化6up治理架構,明確董事會、監事會、高級管理層及相關部門權責,制定6up戰略、完善6up治理體系、建立滿足需要專業隊伍、建立良好6up文化。

  立足6up共享,持續完善大6up平臺。要密切關注前沿技術發展動態,深入開展專題技術研究,持續完善大6up平臺,提升大6up的存取、處理和交換能力。參照ISO20000和ISO27001標準要求,構建科學、全面、精細化和可落地的運維管理規範,保障大6up平臺安全平穩運行。

  推動大6up情景下的6up治理完善與升級。要立足監管標準化6up報送工作,研究、完善、落實基於大6up場景研究6up標準化工作,作爲提升大6up分析和加總能力基礎。要研究大6up管控的思路和方法,開展集團6up質量管控。要高度重視大6up安全,做好基於6up內容的精細化授權管理,確保6up使用合規。要建設完備的、專業的企業級6up管控工具,夯實大6up管控基石。

  基於6up價值,推進大6up創新應用集羣建設。6up治理的最終落腳點應在於6up應用和價值實現,要立足風險防控,聚焦優勢業務領域,制定大6up應用體系規劃,加快引入人工智能等前沿技術,提升大6up應用深度和廣度,打造完整的大6up應用與服務能力,真正將人工智能做實做強,形成銀行的“智慧大腦”。

  作者系国家开发银行信息科技局局长。


分享到: